熱帶氣旋浪卡之最新動向

2d064nradar_202010122348

隨著熱帶氣旋浪卡的外圍雨帶於午夜前抵達香港,香港各區風力稍有增強。

gusts

午夜後,天文台的各項預報(熱帶氣旋警報、華南海域天氣報告、機場天氣預報及九天天氣預報)無太大變化,整體劇本維持不變。浪卡將繼續向西或西北偏西方向,於今日(星期二)早上最接近本港,然後於傍晚時份在海南島登陸。在東北季候風共同影響下,今日(星期二)下午開始香港間中吹烈風,離岸及高地風勢較大。浪卡現時中心風力為每小時85公里,只要結構再有改善,加上各區風力持續上升,天文台可能於清晨將浪卡升格為強烈熱帶風暴並發出八號風球。否則時間將會延遲至中午。市民早上起床時應留意天氣情況。

內地中央氣象台則稍為調高了浪卡登陸時的強度至11級,顯示對浪卡繼續增強信心更大。

cma

雖然浪卡對本港沒有直接威脅,而且於日間開始遠離,但風雨天氣將會持續一段時間直至星期三,市民應留意強風及大雨的影響,做好預防措施。

南海熱帶低氣壓的最新動向

td

今早(10月12日)南海熱帶低氣壓組織繼續改善,中央氣象台已升格為熱帶風暴。預計香港及日本亦會於稍後升格,並由日本命名為「浪卡」。

香港天文台已表示將於下午5至7時改發三號風球。

十月份,華南沿岸已受東北季候風支配,因此熱帶氣旋多採取偏西路徑移向海南島一帶,正面吹襲港澳的機會較低。但要注意幾點:

1) 在東北季候風共同影響下,熱帶氣旋可以遠距離為港澳地區帶來強風甚至烈風,因此不應以距離判斷;
2) 季候風的東北風與熱帶氣旋右側的東南風相遇時,由於氣流匯合、暖空氣較輕被抬升至高空,往往產生持續降雨。特別是當熱帶氣旋移至港澳西南方時,更有可能出現暴雨;
3) 數值預報的風力及雨量預報只供參考,必須先與實況比對評估「存在誤差」,然後才作分析。舉例,今早本港風力已明顯增強,較數值預報顯示為高,因此存在數值預報低估預報風力的風險。

總括而言:

1) 熱帶低氣壓將繼續增強,大致移向海南島,正面吹襲港澳的機會不高;
2) 近日不是天文大潮的日子,出現風暴潮水浸的機會亦不高;
3) 今晚風勢開始增強,星期二及三要留意雨勢會否對上班及上學構成不便,及早準備;
4) 數值預報顯示於星期二及星期三香港南部海域有機會吹烈風,但秋颱變數高,必須考慮數值預報「左搖右擺」的特性及參考實況風力,待三號風球發出後再作評估較為恰當。

大西洋熱帶氣旋名字用完了

2020 年,大西洋熱帶氣旋活動異常活躍。美國國家颶風中心早前預測,今年大西洋可能有 19 至 25 個熱帶氣旋被命名。

大西洋的風季由每年的 6 月 1 日開始,至 11 月 30 日結束,平均每年約有 11 個熱帶氣旋被命名。當熱帶氣旋中心持續風力(一分鐘平均)達到烈風程度,美國國家颶風中心就會升格為熱帶風暴並命名。

cum-average_Atl_1966-2009
圖:1966-2009年大西洋每年熱帶氣旋平均數目(來源:NOAA)

大西洋熱帶氣旋名字共有 126 個,全是人名並以年份劃分為 6 組,每組有 21 個名字。名字是循環使用的,即 2020 年的名字會於 2026 年重覆使用。跟西太平洋一樣,假如熱帶氣旋造成嚴重傷亡或經濟損失,可要求把名字從名單除去並更換新名字。

atlnames
圖:大西洋熱帶氣旋名字(來源:NOAA)

那麼你可能會問,第 22 個或之後的熱帶氣旋叫甚麼名字?答案是用希臘字母。上次使用希臘字母是年份是 2005 年,當年共有 27 個熱帶氣旋被命名,最後一個熱帶氣旋叫 Zeta。

119589054_10159408930934041_3459345873422313066_o
圖:大西洋熱帶氣旋後備名字(來源:NOAA)

執筆之際,美國國家颶風中心於 24 小時內閃電命名了 Wilfred、Alpha 及 Beta,所以下一個名字將會是 Gamma。

alpha
圖:葡萄牙對開剛被命名的 Subtropical Storm Alpha (來源:NASA)

地中海會打風嗎?

medicane-janus
圖:2020年9月17日地中海颶風 Janus(來源:NASA)

地中海颶風 Janus 今日(9月18日)將吹襲希臘,當地已發出最高級別的紅色警告,預料陣風高達每小時100公里,並有50至100毫米雨量。

「地中海颶風」全名 Mediterranean Hurricane,簡稱 Medicane,是一種介乎熱帶氣旋與溫帶氣旋之間的系統,具有熱帶氣旋螺旋雨帶的特性,但又與形成溫帶氣旋之高空低壓區有關。由於系統與熱帶氣旋有相似性,因此又稱為 Tropical-Like Cyclone(TLC)。當風暴接近陸地時,氣壓會急跌,與熱帶氣旋迫近時情況類似。風暴亦會引致海平面上升,造成風暴潮淹沒沿岸地區。

Screenshot 2020-09-18 at 9.25.16 AM
圖:2020年9月18日00Z地面風場分析(來源:Windy)

地中海颶風的能量主要來自北非的暖空氣(因海水溫度未必夠高),雖然強度較其他海洋上的熱帶氣旋為低,但也會帶來烈風至颶風,衛星雲圖上有時甚至出現風眼。另一方面,地中海四周被陸地包圍,海床較淺,又有不少島嶼,即使低壓區能發展,強度亦有限,而且不能長時間維持。

「地中海颶風」每隔一兩年便出現一次,並不罕見。有氣象學家認為,隨著全球暖化,地中海海水溫度將會上升,並提供熱帶氣旋形成所需之熱量,因此未來地中海可能出現真正的熱帶氣旋,這個假設有待驗證。

medicane-zorba
圖:2018年9月28日地中海颶風 Zorba(來源:NASA)

被消失的十號風球

119488620_5206436039419866_3706470923960513053_o

過去40年香港天文台懸掛/發出了6次十號風球,但卻居然有7次近海平面錄得60分鐘持續颶風的紀錄!

原來在27年前的今日(即1993年9月17日),一個名為「貝姬」(Becky) 的風姐曾經正面吹襲香港(根據當日雷達圖以及天文台實時定位,「貝姬」在香港天文台之西南約90公里處掠過)。當日早上香港西南部受到「貝姬」的眼壁影響,並持續受到颶風的吹襲!長洲曾錄得高達每小時139公里(註)的60分鐘平均風速(颶風下限是每小時118公里),而沙螺灣更錄得每小時216公里的猛烈陣風!

70677008_3969488733114609_5172505672364851200_o

在「貝姬」吹襲香港期間,有130人受傷(大部分被飛行物擊中)及1名的士司機在交通事故中喪生。在元朗,九廣輕鐵天水圍支線的一部分架空電纜曾因猛烈的風勢而損毀。在尖沙咀,半島酒店二樓平台上的一個貨櫃墮下並擊碎了鄰近九龍酒店的幾個窗戶。在海上,有六艘船沉沒,造成11人死亡,約70人失踪。在石鼓洲以南約13公里的搜索和救援任務中,一架皇家空軍韋薜斯型直升機在惡劣天氣下失事!

當時以岑柏先生為台長的皇家香港天文台只懸掛了8號風球。但從錄得風力及破壞程度可見,「貝姬」似乎不只是「強烈熱帶風暴」級別,而且更是天文台漏掛9號風球及10號風球的一件奇案!

70868323_3974899859240163_4911518634548920320_o

註: 基於不完整數據;長洲站進入維修狀態前的一刻,風力還在一直上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