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熱帶氣旋的路徑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7-10-2018

9月16日,香港受強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天文台連續兩年發出10號風球,各區錄得的風力亦為近年少見,並造成嚴重破壞。踏入秋末,香港還會打風嗎?

西太平洋是全球熱帶氣旋活動最頻繁的地區,任何月份均可能有熱帶氣旋形成。香港的風季一般為5至10月,不過11月亦可能有熱帶氣旋影響香港(表1)。

table1
(表1)近年11月引致香港天文台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的熱帶氣旋。

熱帶氣旋的移動受高空風影響。夏季南海及西太平洋上空受副熱帶高壓脊影響吹東風,熱帶氣旋於西太平洋形成後,在東風引導下,向西移動橫過菲律賓進入南中國海,在廣東及廣西沿岸登陸。山竹就是典型例子(圖1)。

fig1
(圖1)2018年9月15日香港時間上午8時500百帕天氣圖。副熱帶高壓脊位於華中,香港吹東風,山竹位於副熱帶高壓脊以南,向西移動進入南中國海。

10月以後,東北季候風支配東亞及南中國海北部,北緯20°以北上空普遍吹西風(圖2)。熱帶氣旋移至菲律賓以東海域時,開始受高空西風影響,移動路徑急轉,由原來的偏西路徑逐漸轉為北然後東北,趨向日本或日本以南海域,逐漸轉化為溫帶氣旋。

fig2
(圖2)2018年10月15日香港時間上午8時500百帕天氣圖。西風帶南移至華南,香港吹西風,熱帶氣旋無法接近。而副熱帶高壓脊已退至南中國海北部。

不過,假如熱帶氣旋在較低緯度(北緯10°或以南)形成,由於赤道附近高空仍吹東風,因此熱帶氣旋持續向西移動,橫過菲律賓進入南中國海中部,然後在越南登陸。當熱帶氣旋從低緯度進入南中國海時,雖然香港不會受到直接影響,但熱帶氣旋與東北季候風共同存在時會引致南中國海北部的等壓線變得緊密,氣壓梯度增加,因此香港風勢仍會增強,此時天文台可能會發出強烈季候風信號。此外,熱帶氣旋產生的湧浪亦會傳播至廣東沿岸地區,因此雖然天色晴朗,海灘及岸邊仍會出現大浪,市民進行水上活動或在岸邊垂釣時要格外小心。

在少數情況下,假如熱帶氣旋迫近菲律賓時,南中國海北部的東北季候風微弱,高空西風影響的地區偏北,熱帶氣旋就有機會進入南中國海北部,對香港構成威脅,天文台可能需要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信號。不過由於南中國海北部的海水溫度已降低,高空西風與地面東風產生垂直風切變,熱帶氣旋會逐漸減弱並消散,或改向西南方向移動,甚少登陸廣東沿岸。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1027/58834158

玉兔會影響香港嗎?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5-10-2018

超強颱風玉兔昨晚正面吹襲關島,風眼在天寧島上空掠過。根據美國國家氣象局的評估,玉兔的(一分鐘)持續風速接近每小時290公里,是今年全球最強的熱帶氣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你懂得看Windy嗎?

Filed Under (天氣常識,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0-10-2018

2016年1月強烈寒潮影響華南,香港天文台氣溫跌至3.1°C,香港廣泛地區出現凍雨、冰粒等極端天氣,之前歐美超級電腦甚至預測香港下雪。天文台被批評缺乏預測極端天氣的能力,反應過慢。自此之後,傳媒開始瀏覽超級電腦的預報,自行解讀及預測,官方預報變成二線資料來源。然而,有多少人真的看得懂?

超級電腦利用數值方法及物理模式預測天氣變化,稱為數值天氣預報。跟官方預報不同,數值天氣預報提供的是初步結果,需要經過檢查及修正才能使用,加上大氣的渾沌特性,每次運算結果都不相同,有時差異很大。如果只參考其中一次預報便下結論,很容易出錯。官方預報假如緊貼數值預報,就會經常出現「朝令夕改」的情況,令人無所適從。

以前數值預報只供世界各地氣象人員參考及交流,是一個專業的產品,部分更要收費。隨著資訊開放,互聯網上不少網站都提供免費的數值預報圖表,任何人都可以瀏覽,甚至化身「專家」進行分析。比較著名的網站Windy.com看準了這個趨勢,不斷將圖表改良及加入新功能,現時已變得相當複雜,一般人並不容易完全理解。

Windy最常用的功能是風場及等壓線,利用流線及顏色顯示風向及風速,配合等壓線顯示天氣系統(低/高氣壓),了解世界各地天氣。夏天市民最關心的天氣系統是熱帶氣旋,由於是低壓系統,等壓線會出現緊密的同心圓;加上北半球低壓系統風向呈逆時針旋轉,風場會出現逆時針旋渦(圖2)。

fig2
(圖2)超強颱風康妮的Windy.com風場圖。台灣海峽有橙色大風區,代表受東北季候風影響。康妮的北面風向匯聚,意味該處有一鋒面。

然而不是所有逆時針旋渦都是熱帶氣旋。熱帶氣旋的前身是低壓區,而低壓區結構不佳,風場圖上只看到逆時針旋渦,流線並不圓渾,間距亦不均勻,最強風力只集中在外,不符合熱帶氣旋的結構(圖1A)。當低壓區開始發展,流線會變得圓渾及均勻(圖1B),中心附近出現橙色、紅色甚至紫色的範圍(圖1C),代表強風、烈風及暴風圈,是典型的熱帶氣旋結構。

除了熱帶氣旋,中緯度地區亦經常出現溫帶氣旋(圖1D)。雖然溫帶氣旋也是低壓系統,但結構跟熱帶氣旋不同,風場圖上的流線會出現匯聚甚至明顯風向轉變,代表鋒面的位置(圖3)。

fig1
(圖1)在Windy.com常見的4個逆時針旋渦,分別為 A)季風低壓;B)熱帶風暴;C)颱風;D)溫帶氣旋。

fig3
(圖3)北太平洋同時有兩股溫帶氣旋。靠近俄羅斯的一個,風力較強, 流線在中心東面匯聚,並有紅色大風區;靠近加拿大西岸的一個,風向明顯轉變;兩者均代表冷鋒的位置。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1020/58783878

超強颱風山竹最新動向

Filed Under (未分類,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14-09-2018

超強颱風山竹來勢洶洶,傳媒幾日前已大肆報道爭奪點擊率。不過熱帶氣旋預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看坊間網站(例如windy.com)自行推敲常會出錯。而各國超級電腦經過多日運算,將山竹的預報路徑逐漸西調,由正面吹襲香港改為在雷州半島附近登陸,各官方氣象機構亦相繼調整預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淺談概率預報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08-09-2018

現今天氣預報是利用超級電腦,再配合物理方程式模擬大氣變化,將觀測數據輸入進行運算得出結果,再由預報員演譯。由於運算時涉及數學上的數值方法,所以稱為「數值天氣預報」。

然而由於大氣混沌的特性,只要輸入的數據出現輕微偏差,結果可能完全不同。換句話說,預報員無法確定預報的可信性有幾高。不過隨著電腦運算速度增加,我們可以增加運算次數,利用不同輸入數據來模擬偏差,得出不同預報再取平均值,稱為「集合預報」,研究發現集合預報的長時間的平均表現比單一預報為好。

假如不同預報的結果接近,分佈在小範圍內,預報員就有較大信心。相反,假如預報的結果分散,分佈在大範圍內,預報員的信心就較小。利用統計學方法將這種「信心」表示出來,就成為「概率預報」。例如香港天文台公佈的氣溫延伸預報,氣溫預報以顏色範圍來表示,有最高值及最低值,中間的範圍有不同顏色,代表該數值出現的概率(機會率)。紅、橙及黃色表示出現概率較高,在百分之五十或以上,其他顏色表示表示出現概率較低,低於百分之五十。

1
圖:2018年9月3-16日香港天文台最低氣溫預報(來源:香港天文台)

而隨著預報時間越長,紅、橙及黃色的範圍越小,表示信心越低。在閱讀氣溫延伸預報時,我們不應太著重數值,反而要留意趨勢,並且只參考概率高於百分之五十的範圍。

除了氣溫,熱帶氣旋路徑預報亦可以「概率預報」的形式出現。 香港天文台於去年推出「熱帶氣旋路徑概率預報」,地圖中某個位置的顏色代表熱帶氣旋中心在九天內經過該位置120公里範圍內的機會,而顏色代表的概率與氣溫延伸預報相同,即紅、橙及黃色代表概率在百分之五十或以上,其他顏色代表概率低於百分之五十。由於預報路徑偏差隨時間而增大,即使預報熱帶氣旋於數日後正面吹襲,預報路徑上的概率亦會隨時間而減少,由紅色逐漸變為藍色。

2
圖:2018年9月2日超強颱風飛燕的路徑概率預報(來源:香港天文台)

基於現時科技未能準確為熱帶氣旋定位及預報位置,在香港天文台的「熱帶氣旋預報路徑圖」上亦提供了一些圓形,表示現時定位及預報位置可能出現的偏差。圓形的半徑大小與概率有關,現時的設定為百分之七十,即十次相似定位及預報有七次偏差在圓形範圍內。根據香港天文台網頁,現時不同時間的偏差如下:

時間 位置偏差的半徑(公里)
分析 30
24小時預測 125
48小時預測 225
72小時預測 325
96小時預測 400
120小時預測 500

雖然半徑是固定的,但每個熱帶氣旋的實際偏差都不相同。較強的熱帶氣旋由於結構良好,分析位置的偏差會比較弱的熱帶氣旋為小。而一個採取偏西路徑移動的熱帶氣旋,預報位置的偏差會比一個採取偏北路徑移動的熱帶氣旋為小。

3
圖:2018年9月2日超強颱風飛燕的預報路徑及偏差範圍(來源:香港天文台)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908/58642539

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的意義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04-08-2018

熱帶氣旋襲港時,大家常聽見長輩說「掛波」或「掛風球」,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香港的熱帶氣旋警告源於1884年,以圓柱形、球形及圓錐形信號表示熱帶氣旋的位置、距離及移動方向,於避風塘及多個港口的當眼處懸掛,讓漁民得悉最新風暴消息,這就是「掛波」或「掛風球」的起源。

1917年開始,香港本地使用1至7號信號作為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其中2號至5號分別表示烈風由西北、西南、東北或東南方吹襲。1931年信號更改為1、5、6、7、8、9、10號,其中5號至8號的意義跟以前的2號至5號相同。1956年加入3號作為強風信號。為避免公眾混淆,以為5號比8號安全(兩者均為烈風信號,但風向不同),1973年起把5號至8號更改為8號西北、8號西南、8號東北及8號東南,並一直沿用至今。

隨着通訊發達,天文台於2002年1月1日關閉最後一個位於長洲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站,「掛風球」的歷史正式結束,信號改為「發出」。 而現時天文台採用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分為五級:

1. 一號戒備信號(一號風球)

一號風球表示有一熱帶氣旋集結在香港800公里範圍內,可能影響香港。天文台考慮發出一號風球前,會考慮離岸地區何時受強風威脅,因此800公里只是參考距離。假如熱帶氣旋中心風力強勁及移動快速,離岸地區短期內可能吹強風時,天文台可在熱帶氣旋進入800公里前發出一號風球(例如2014年海鷗)。

天文台發出一號風球後,離岸及高地受強風影響,海面風浪頗大及有湧浪,計劃戶外活動時應考慮熱帶氣旋可能帶來的危險,甚至取消活動。即使熱帶氣旋距離香港尚遠,其外圍環流仍會帶來酷熱天氣及狂風雷暴。

2. 三號強風信號(三號風球)

三號風球表示香港近海平面處現正或預料會吹強風,持續風力每小時41至62公里,陣風可能超過每小時110公里,且風勢持續。由於離岸及高地可能已受烈風甚至暴風吹襲,渡輪服務可能提早停止。

天文台發出三號風球後,應作出防風措施,把容易被風吹倒的物件縛緊或收回屋內,留意溝渠有否阻塞。如計劃前往離島,應取消行程。

3. 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八號風球)

八號風球表示香港近海平面處現正或預料會吹烈風或暴風,由信號所示方向吹襲,持續風力每小時63至117公里,陣風可能超過每小時180公里,且風勢持續。

根據經驗,天文台可能在以下情況發出八號風球:
i. 強烈熱帶風暴或以上級數的熱帶氣旋進入香港150-200公里範圍內;
ii. 熱帶風暴進入香港100公里範圍內(例如2017年洛克)。

天文台發出八號風球後,市面上大部分運作將停頓。市民應盡速回家及完成防風措施,在當風的窗戶貼上膠紙條及避免在該處停留,及留意窗戶或冷氣機等有否出現滲漏。近年不少市民在八號風球下扶老攜幼外出,容易被高空物件擊中受傷。前往岸邊觀浪或「追風」更是危險,因可能被大浪捲走或被強風吹到海中。

當天文台由八號東北/西北信號改為八號東南╱西南信號時,表示熱帶氣旋開始遠離香港,烈風一般不會持續太久,將會被三號風球取代。

4. 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九號風球)

九號風球表示影響香港之烈風或暴風現正或預料會顯著增強。

九號風球是一個危急的信號,用作警告香港可能受熱帶氣旋的颶風圈影響,令風力在短時間內顯著增強,因此只有颱風或以上級數的熱帶氣旋相當接近香港時,天文台才會考慮發出九號風球。不過假如最後香港風力未達颶風程度,或颶風風力未有持續,天文台無需改發十號風球(例如2009年莫拉菲及2008年鸚鵡)。

5. 十號颶風信號(十號風球)

十號風球是最高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表示香港風力現正或預料達到颶風程度,即持續風力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而陣風可能超過每小時220公里。

當颱風或以上級數熱帶氣旋中心非常接近香港,或香港受風眼壁雨帶持續影響引致部分地區持續吹颶風時,天文台便會考慮發出十號風球。假如颱風中心經過香港上空,風雨或會減弱,雲層轉薄,甚至出現陽光,但切勿以為危險已過而鬆懈,因為惡劣天氣將於數分鐘至數小時內重臨,而風勢及雨勢可能比先前更強。

值得留意的是,當颶風減弱,天文台會改發八號風球,而不是九號風球。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804/58511885

熱帶氣旋的各種移動路徑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8-07-2018

氣象學裡一個基本概念,就是天氣系統的尺度(scale)。尺度越大的系統,影響範圍越大,持續時間越長,準確預測的能力也越高。

熱帶氣旋的尺度只有數百至千多公里,受其他較大尺度的天氣系統影響,就如把乒乓球放入水流中,乒乓球將隨水流移動,此時的水流便稱為引導氣流(steering flow)。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簡稱副熱帶高壓或副高)的尺度達數千公里,較熱帶氣旋為大,就是供引導氣流的一個重要天氣系統。

熱帶氣旋在副高的南側或西南側形成並沿着副高的邊緣移動,因此副高的位置直接影響熱帶氣旋的路徑。冬季副高的脊線(即中軸)約在北緯15度,熱帶氣旋向西移動影響越南。六月脊線北跳,熱帶氣旋開始影響華南沿岸,香港進入風季。到了八月,脊線到達北緯30度,熱帶氣旋影響華東及韓國一帶。九月開始脊線南移,香港進入風季的第二個高峰期。到了十月,脊線回到北緯20度,熱帶氣旋又回復西進的路徑,香港的風季結束。

有時熱帶氣旋會突然改變移動方向,原因是受另一天氣系統影響,令引導氣流改變有關。例如於初夏及深秋熱帶氣旋移至副高西或西北側,遇上高空西風帶時,西風帶將成為新的引導氣流,令熱帶氣旋由原來西北路徑轉為東北路徑,稱為轉向(recurvature)。

九月開始,副高南移及東退,加上東北季候風南下,經常引致引導氣流不明顯,令熱帶氣旋移動緩慢甚至近似滯留(quasi-stationary),數值預報也朝令夕改未能準確預測。

當熱帶氣旋橫過山脈時,移動方向會出現短暫波動,甚至在山脈的背風坡形成副中心(secondary centre)。例如當熱帶氣旋橫過菲律賓時,移動方向可能由原來的西北偏西轉為西,橫過菲律賓後再轉回西北偏西。當熱帶氣旋橫過台灣時,受中央山脈影響,熱帶氣旋中心可能無法通過,在山脈的背風坡形成新的中心。

西太平洋是全球熱帶氣旋最活躍的地區,經常同時出現兩個或以上的熱帶氣旋。當兩個熱帶氣旋相距少於1200公里時,熱帶氣旋之間或會相互作用,影響彼此的移動路徑,稱為藤原效應(Fujiwhara Effect)。藤原效應在熱帶氣旋呈東北-西南位置時最明顯。兩個熱帶氣旋逐漸靠近,環繞一個中心點作逆時針旋轉,較強的熱帶氣旋旋轉較慢,較弱的熱帶氣旋旋轉較快,然後逐漸遠離。藤原效應發生時,熱帶氣旋往往出現向南、向東或打圈等不尋常路徑,預報相當困難。假如兩個熱帶氣旋相距少於500公里,較弱的熱帶氣旋更可能被捲入較強的熱帶氣旋環流內減弱消散,但較強的熱帶氣旋不會因此增強。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728/58488927

熱帶氣旋帶來的災害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1-07-2018

一般人認為,熱帶氣旋帶來的災害是破壞性風力。1805年,英國人弗朗西斯 • 蒲福根據風對陸地的破壞程度及海面情況將風力分為0-12級,這個分級其後被世界氣象組織接納成為標準,稱為蒲福氏風級(Beaufort Scale),一直使用至今。個別地區更將12級以上的風力再分為13-17級,但並非世界氣象組織標準。

風力要多大才會造成破壞?當風力達6-7級(強風,風速每小時41-62公里)時,大樹枝搖擺,戶外張傘有困難;當風力達8-9級(烈風,風速每小時63-87公里)時,小樹枝折斷,人向前行阻力甚大;當風力達10-11級(暴風,風速每小時88-117公里)時,大樹連根拔起,建築物出現損毀;而風力達12級(颶風,風速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的情況在陸地上甚少出現,必定造成嚴重破壞。天文台的熱帶氣旋警告系統就是用來警告香港可能出現之風力,三號強風信號、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及十號颶風信號分別代表以上等級的風力。

當熱帶氣旋形成後,我們要留意它的等級及風力變化:熱帶低氣壓中心最高持續風力只有6-7級;熱帶風暴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8-9級; 強烈熱帶風暴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10-11級; 而颱風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12級。換句話說,只有當熱帶風暴非常接近香港,或強烈熱帶風暴或以上等級的熱帶氣旋吹襲香港,才有機會引致天文台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

除了破壞性風力,熱帶氣旋還會帶來大雨,造成水浸、山洪暴發、山泥傾瀉甚至房屋倒塌,引致傷亡。當熱帶氣旋登陸後,能量開始被釋放,雨勢加劇並夾雜著猛烈陣風,俗稱「風尾」。這現象尤其以香港轉吹西南風時更為常見。台灣的中央山脈阻擋氣流通過,空氣被迫往上升,往往帶來暴雨,造成嚴重災情,比風力的影響更大。

當熱帶氣旋由遠方海面接近,本地天氣可能仍然良好,但海面其實暗藏殺機。熱帶氣旋在海面移動時,會產生湧浪(swell)又稱長浪,由於波長較長,浪高不明顯,在岸上的人士不易察覺。但當湧浪接近岸邊時,由於海床變淺,海浪會突然升高並撲向沿岸,令水上活動或垂釣人士遇溺甚至被沖走。因此即使天文台發出一號戒備信號,我們亦不能掉以輕心。

然而,熱帶氣旋最大的災害是風暴潮(storm surge)。風暴潮並非一般的海浪,而是熱帶氣旋中心附近氣壓降低令海平面上升,再配合風向及天文大潮等條件令海水湧向沿岸,猶如海嘯。熱帶氣旋越強,風暴潮越明顯。2013年超強颱風海燕吹襲菲律賓,以至去年超強颱風吹襲澳門,均造成嚴重風暴潮及傷亡。過往香港亦曾多次出現嚴重風暴潮(例如1962年溫黛),而隨著近年全球暖化,海平面有上升的趨勢,風暴潮對香港的威脅不容忽視。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721/58450039

熱帶氣旋影響下的飛機升降

Filed Under (天氣常識,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14-07-2018

踏入七月是旅遊旺季,到外地旅遊的朋友經常要了解目的地天氣預報以便計劃行程。現時手機及互聯網提供大量唾手可得的天氣預報,不過大部分是由電腦模式計算結果直接輸出,模式及結果都沒有經過檢驗及校正,因此直接使用有相當風險,我們應參考當地官方機構發出的預報。

當西太平洋有熱帶氣旋形成時,亞洲多個國家及地區均會發放熱帶氣旋資訊,包括中國中央氣象台、台灣中央氣象局、日本氣象廳、韓國氣象廳及美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等。由於熱帶氣旋的定位及強度分析帶有主觀性,加上不同機構有不同準則(例如持續風力的定義),因此資訊經常出現不協調。我們身處香港應以天文台的公佈為準。

近年熱帶氣旋路徑及強度預報主要依靠電腦模式提供的預報,但每次預報結果可能不同,而不同模式結果亦有差異,一般市民未有足夠能力分析。官方機構憑經驗分析不同的預報結果,再根據電腦模式最近表現,作出整合或取捨,然後發出官方預報,供市民參考。而近年官方預報以中央氣象台及天文台的表現較為穩定。

當熱帶氣旋吹襲香港時,準備出門的朋友常因行程會否受影響而煩惱。飛機的升降主要受風向及風力影響。影響飛機的風有三種:

1. 順風(tail wind),與飛行方向相同的風,在飛行途中可以減省燃油和時間,在起飛降落時會減少浮力;
2. 逆風(head wind),與飛行方向相反的風,在飛行途中會增加燃油消耗,但在起飛降落時會增加浮力;
3. 側風(cross wind),與飛行方向成直角(90度),由側面吹來的風,在起飛降落時會影響穩定性,甚至把飛機吹離跑道。

赤鱲角機場現時有兩條跑道,呈東北-西南走向,假如香港吹東南風或西北風時,跑道就會出現側風,影響飛機升降。當熱帶氣旋在香港以西登陸,香港風向呈順時針轉變,即初時吹東北風,後轉吹東南風,形成側風;當熱帶氣旋在香港以東登陸,香港風向呈逆時針轉變,即初時吹西北風,形成側風,後轉吹西南風。當側風超過每小時25海里(強風)時,就可能出現航班延誤、取消或轉飛其他地方。

天文台發出的機場天氣預報,對象是飛行人員,內容詳盡,當中包括風向及風力的變化情況及出現時間,對評估機場運作會否受影響以至天文台改掛更高風球,均相當有啟示性。網址是http://www.weather.gov.hk/aviat/taf_decode.htm。當然最直接的方法是跟航空公司聯絡或瀏覽香港或目的地機場網站,索取最新航班資訊。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0714/58430331

香港熱帶氣旋警告系統的檢討

Filed Under (熱帶氣旋) by 香港地下天文台 on 23-06-2018

2006年8月3日颱風派比安吹襲香港,天文台以維多利亞港(維港)風力未有持續達到烈風程度為由不發八號風球,引起公眾廣泛討論以維港風力作為發出信號的參考指標是否切合實際情況。其後,天文台因應颱風派比安的經驗及市民提出的意見,全面檢討熱帶氣旋警告系統,把發出三號及八號風球的參考指標由維港風力擴大至由8個涵蓋全港並接近海平面參考測風站組成的網絡錄得的風力,並於2007年風季開始實施。

fig1
圖:現時之熱帶氣旋警告系統參考測風站網絡

當參考網絡中4個或以上的測風站錄得或預料錄得的持續風速達到強風(每小時41至62公里)或烈風(每小時63至87公里)且風勢可能持續時,天文台便會發出三號或八號風球。我們利用過去11年(2007-2017)引致天文台發出八號或以上風球之熱帶氣旋個案,分析及比較新制與舊制的達標率。

由於天文台於2013年以流浮山取代濕地公園作為參考站,個案分析將以流浮山錄得的風力為準。另外,根據天文台的技術報告,天文台總部及京士柏的烈風指標為13米/秒(每小時46.8公里)。

數據顯示,在所有八號或以上風球的個案當中,參考網絡中半數或以上的測風站錄得烈風(即「八中四」)的百分率只有30.4%,遠低於維港測風站出現烈風的60.9%,當中沙田、打鼓嶺及青衣島蜆殼油庫更從未錄得烈風,百分率均為0%,這三站的代表性存疑。

table1
表一:2007-2017年八個參考測風站於八號或以上風球個案中錄得烈風之次數

table2
表二:2007-2017年維港測風站於八號或以上風球個案中錄得烈風之次數

熱帶氣旋在香港以東或以西登陸,對香港的天氣帶來不同影響。 熱帶氣旋在香港以西登陸(即「西登」)時,香港風向由東北風順時針轉為東南風;熱帶氣旋在香港以東登陸(即「東登」)時,香港風向由西北風逆時針轉為西南風 。我們將個案分為「東登」及「西登」後,發現「東登」個案的「八中四」百分率只有11.1%,遠低於「西登」個案的42.9%,顯示參考測風站網絡的佈局未能有效反映偏西風烈風對香港的影響。

table3
表三:2007-2017年八號或以上風球「西登」個案中的「八中四」達標率與維港測風站錄得烈風的百分率比較

table4
表四:2007-2017年八號或以上風球「東登」個案中的「八中四」達標率與維港測風站錄得烈風的百分率比較

最後,數據亦顯示過去11年兩次發出之九號風球個案(2008年鸚鵡及2009年莫拉菲)均未達「八中四」指標,顯示天文台有需要檢討及調整參考測風站網絡的佈局,以更合適地反映香港普遍的風勢情況。

蘋果日報動畫版: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624/20430194